您现在的位置:南通市郭里园新村小学 >> 督学指导>> 科学发展观>> 正文内容

做最宽厚的教育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05日 点击数: 字体:

做最宽厚的教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——对生本教育实践的若干阐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郭思乐

 

一位教师朋友说,他最心痛的一件事,就是班里一位听不懂课的学生,每天上课时总是纹丝不动、目不转睛地听讲。他知道学生是在支持自己,更觉得对不起他,既无力让他听懂,又不能让他过得快乐。
      我听了这个故事感到震撼。其实,我们的教师、教育管理者、学生,心都是善良的。我们在许多领域表达着自己的善良和心地的柔软,但唯独在学生学习的领域,在他们学业提升的领域,不得不执行僵硬的方式。比如上面所说的,学生听不懂也要端坐着听。这还只是冰山一角。
      在学校教育中,有着许多缺少宽厚、宽容、宽松的思想和方式。例如,密集地进行统考抽考,用分数逼迫学生学习;用“优生穿红校服”、“表现不好戴绿领巾”或“罚站”、“按成绩排座位”等来羞辱学生;或对学生学习过程中的不完善毫无隐忍,限时限刻,日清周结。虽有改革,但有许多地方仍然是牺牲学生的健康来成就短期的应试成绩,“换汤不换药”。
      这不仅是学生之伤,更是教者之痛。我们实在不应深责教育者或教育管理者,因为真正的问题在于,他们长期以来找不到提升学生学业成绩的宽厚方式,或者这种方式即使存在,也淹没在种种不宽厚的、并未摆脱短期应试框架的改革中。我们需要人的培养模式的真正创新,以及让更多的人知道和实践这种创新。
     我认为,生本教育是一种宽厚的教育教学方式,办法是“一切为了学生'高度尊重学生,全面依靠学生”。学生首先是生命,被依靠的生命,就变得生气勃勃,只要学会依靠学生,而不是压制,就可以在教者极其宽厚、学生学习快乐的前提下,取得素质提升、终端成绩优异的结果。我们的体会是,宽厚是人性和教育本质的汇合,教育原本是自然与人事的和谐,它必然可以宽厚地寓于教学理念、内容、方法中,宽厚赢得学生之心,调动学生积极性,激发学习的本能和潜能,获取我们想要的儿童的自由全面的发展,为学生的可持续发展创造条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理念:深邃带来宽厚
 
      对于幼儿学说话,人们采取了最宽厚的态度。在一岁之前,他们咿呀学语,几乎没有一个音是正确的,但我们没有一个人会对他动气。我们不会评比“三好宝宝”,也不会因为他学习的音节太少而“罚说”或罚站(当然他还站不稳)。其原因,只在于我们知道他一定学得会说话,而不在意他何时学会。我们都知道大自然的秘密——小宝宝有本能可以自己学会说话。大自然把一切安排得如此得体,那是演化带来的和谐,使得我们自己和我们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美妙。
      对人和教育的认识越是深邃,就越会对之采取宽厚的态度。
      我们宽厚,因为我们知道学生、知道生命的自然取向,知道自然取向和社会取向的根本上的一致性。我们要给儿童以启蒙和帮助,但我们要把这种启蒙和帮助的创口收到最小,而把学生自由自主地学习的空间扩到最大。比如,我们之所以不提倡使学生被动学习的种种学案,是避免变成“参考书搬家”、“课本搬家”、“考点挂帅”,遮盖学生与思想源头的接触;我们尽量减少用外部使学生就范的压力,不肯使学生的自尊心受到贬损;我们不提倡按程度分班,因为它基于以外部压力为主要动力的教育观,忽视了学生内在动力与群体动力,而后者却会起到使每个学生都进步的作用。我们还认为,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的考试成绩是隐私,不应公开,更不应以此排队。
   张九龄诗曰:“兰叶春葳蕤,桂华秋皎洁。欣欣此生意,自尔为佳节。”是说人达有时,花开有季,我们深深接受这一见解,因此我们力图模糊表达对学生学习过程的评价,甚至用评研(在教师关注下学生的自测自评自研)取代评价,既减少对孩子们的压力,又让他们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。
      在我们眼里,无论贫富,无论山区还是城市,无论处于怎样的学校、有什么样的老师,无论人家怎样说他,他都是可爱的孩子!——我们全不拒绝。我们让孩子快乐学习、素质发展、直至成绩优异,因为我们深知人之性之能,足可以在恰当的方式之下,豁然得势,势如破竹。所有这些,都是基于对人的了解和尊重,也是对人性的了解和尊重,它凝聚为对人的尊严的敬畏。
所谓对于人和教育的认识的深邃,是指它关注人的本性和教育的本质。
      人是不断成长的个体,也是在成长中彼此有着密切关联的群体。教育使每个孩子都从大自然给他的起点开始成长,而重要的是,人的起点非零,他不仅在一般生存意义上,更在发展和高级精神活动的意义上,拥有非凡的本能,使他拥有学好语文、数学、外语等各种学科,以及人格、能力生成和发展的全部凭借。这种起点只同大自然有关,而同家境无关,同地域无关。我们面前的个体,都是大致平能的、平等的,于是有教无类。
      也正因为此,社会的各个阶层,都由于教育而抱有希望,教育是命运的重新洗牌。对于不同的孩子来说,正确的教育会开启不同的道路,但每一条道路都是美的,因为是他们的生命之路。
   教育的本质是帮助人成长,教学的本质是帮助人学习。“人”——教育成长的对象,是当然的主体,这是大自然的赋予,是教育本身的规定。就像园丁旁边的一棵树,是它自己在生长,它自己在进行光合作用,我们所有的行动,都应是维护、促进这种生长,而不是侵入和干扰。我们的教育对象拥有成长的主动力、原动力,它的自然释放,我们求之不得,从道理上无从苛刻。这样,我们把使我们侵入到人的内在成长活动的“超责任”,交回给大自然,交回给生命,消弭了大量由此而生的不必要的碰撞和矛盾,当然会走向宽厚。
     在宽厚的教育中,功利退后,学生不再是分数的奴隶,而是学习的主人。教师不再高高在上,而是学生学习上的知心朋友,师生间充满了不须言说的爱和友谊。一位在四类高中工作的英语教师,使他基础很差的学生全都喜欢上了英文原著。他的经验是全心地对待学生,他对学生说,“你读了原著写的文章,我会在其中听到你的心声和智慧闪亮。老师会把它当做自己的宝贝,老师会把你最初的文章放在保险柜里,钱放 在外面,文章放在里面,十年以后,你来我这里读你的文章,你会看到你当年稚气未脱的自己。”生本教育的老师们有许多美好的行动,仅这些话语也就可以听到其中的不同凡响。这里,不仅是一般的“父母心“,而是一种对人的潜能的自觉,如果,你事先认为他们“教都教不会,还能自己学英语原著吗?”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课程:简单带来极致
 

      拔苗助长的问题,在于作用方式,进而是作用领域的误判。园丁固然可以对小苗进行作用,但他的作用必须转化为小苗可以接受的,可以进入小苗的生化活动的过程。违反这一规律的作为,均是多余的和有害的。也就是说,园丁的动作,需以研究小苗的生长方式为依归。我们最大限度地依靠小苗,会使整个育苗的过程变得直接而简单。
      教育也同样,教者要以学生的需要来确定自己教什么和如何教。对于学生的研究会使我们感到极其惊诧,就是学生在许多学习区域,并不需要和教者接触,而只需要自己成长。这个时候,如果我们还是在不断接触,不断地施加作用,就显得多余了,无用了,有害了,就如拔苗助长。于是,整个教育乱像环生,累赘不堪,带来天文数字的矛盾。
      生本教育的研究,就集中在儿童是怎样在该领域中成长的,并以之为据大开大合,去改革自身最核心的部分,直至课程和教材。例如,我们研究语文素养的成长,发现依靠学生的语言和文法敏感的本能,就足以学好语文,这带来了极大的简单。而且只有这样简单的教学,用“草船借箭”式的发挥对方作用的“简单”的智慧,才能得到更多的“箭”,使人发展到极致。
      生本教育实验13年,孩子们健康成长的无数事实诉说着生命的神奇,描绘着教育的美景,展现了最普通而又为人忽视的认识——教育可以凭借大自然的力量,把人培养到极致。其中的原理,犹如老子所说的“无为而为”,“我无为而民自化”。
对于语文,我们强调语文教学应当摆脱语文分析,即对字词句篇的分析的羁绊,而强调语文实践。我们主张,语文、数学、英语和其他各个学科的教学,都可以去掉冗繁。那么,教者简单作为和人的发展的极致之间那片广袤的开阔地,是什么填补了它,又如何填补了呢?
      我们说,这首先需要对人的举一反三的能力有所认识。老子说:“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无,名天地之始;有,名万物之母。故常无,欲以观其妙;常有,欲以观其徼。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,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。”我极想在这里与朋友们讨论这几句话,因为它虽然短,却隐含了万物之理。
      我的理解是,我们都有自觉的和不自觉的两种精神活动。自觉的,谓之有名,有名可以知道“徼”,什么是“徼”?我给它一个拆字式的解释。双人旁,隐含可交往和传讯,而“白”隐含可清晰地意识化,“方”表可规则的,“文”表可加工的,这实际上就是我们的可命名、可传讯的领域的精神活动的特征。无名是我们不可命名的领域,有一部分可意会,不可言传,更有一大部连意会的机会都没有,但是它存在着,而且正是由于此,我们可以默会事物之妙。我们可以这样来解读:无论是意识还是非意识,这两者都出自人的机能。机能的无限深邃就是老子所说的“玄”。玄大大超越了意识又包含非意识,所以包容众妙。
      但是,在西方的客观主义的科学观里,“被意识”或“被逻辑”是事物存在的先决条件,于是一大片不被意识的人的机能——玄,就被忽略,或讥为唯心主义而被掩盖。人之举一反三的能力,也就被涂上了可逻辑的色彩,而失去了其开放和自主的本质,缺失了创造的、进取的锐气。好在我们可以从大自然母亲那里吸取力量,知道人的悟性远不是意识、逻辑所能规范,其中有许多本能的反应。最明显的、永恒的例证,就是01岁的孩子们,如同林中树木,默默地成长。
   在生本教育课堂上,我们也看到了大自然的神奇。比如,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附小四年级讨论长方体的时候,一位学生说:“它有8个顶点。”另一位说:“你这是数出来的,我却是算出来的:一个长方体有12条棱,每条棱都和两个顶点连接,所以实际上有12×2=24条与顶点连接的棱,但每个顶点都有3条这样的棱和它连接,所以长方体顶点数为24÷3=8个。”这是多么有趣的想法!它拐弯子,但作者努力要将它算式化,他不自觉地建立了一个小小的属于自己的理论体系,这是出于创造本能的策动。
    人的举一反三的空间是如此地庞大,而且学生可以如此自主和自由,我们可以守一而求三。这就是我们提倡的“小立课程大作功夫”。语文、数学、外语及各门学科,都采取了教者做得很少,而学生做得很多的格局。
    我们非常幸运,大自然是广袤的,但其内部又是不断地重复和密切联系的,它总是把关键、要害、根本之处呈现在我们面前,给人们提示可以举一反三的信息。太阳系和粒子的运动,都遵循类似于库仑定律的法则;光线和跑向食物的小狗走的都是最短路线;在幼年李白眼里,“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又疑瑶台镜,飞在青云端。” 他已经把月亮看作是天上一面镜子,这同今天“月球反射太阳光”的天文判断是那么一致。无论是语言、史地还是理化的知识发生过程,本质上就是一个个以简驭繁的历程。当事物被提炼为知识,当知识被学习运用,都指向举一反三,指向我们可以紧着课程,宽作期限,大作功夫。  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管理:静待带来蓬勃
 
'
    “生本教育”在对学生关注的同时,也对教师的生命活动给予了最大的关注。它为教师正位:从拉动学生的“纤夫”转变为生命的“牧者”。教师是学生的服务者、帮助者、保护者、唯独不是他们任何动作的替代者。儿童在良好的教学生态中会自动形成品格,例如:自信、合作、自爱、乐学、诚实、勤奋等,也会得到知识和智慧。一切都是会有的,需要的是大人们的等待。
   牧者的特征就是把牛羊放牧到水草丰美之处,而让他们恣意吃草。然而这需要静待的功夫。具体来说,当孩子们按照自己的规律去学习的时候,我们任何时候去检查它,常常错误百出。一个学生在阅读的时候,在做数学的思维的时候,你也许需要去检查督促有关工具的把握,例如语文的最小的表意单位——字的把握,以及此前的数学概念和表述方式的把握,但你很难去测量人的思维,很难去测量人的阅读,因为那是一种需要清晰和混沌并存的境界。
      混沌是一种发展态,最前沿的成长是混沌的,是生命性的呈现,拒绝了这里的混沌态,就是拒绝成长。就像树木成长的时候,你什么时候去测量它的生长指标,都会发现种种的不完善。但是,我们隐忍不住,非得要孩子们每个月,每段时间,都呈现华美,于是,在外力之下,所有的时间,所有的意向,都集中在开花,从一年级起就要孩子们开花!
柳宗元笔下的种树师傅郭橐驼说,“橐驼非能使木寿且孳也,能顺木之天,以致其性焉尔。凡植木之性,其本欲舒,其培欲平,其土欲故,其筑欲密。既然已,勿动勿虑,去不复顾。其莳也若子,其置也若弃,则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。”
   我们往往就如郭橐驼批评的那样:“爱之太殷,忧之太勤,旦视而暮抚,已去而复顾,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,摇其本以观共疏密,而木之性日以离矣。虽曰爱之,其实害之;虽曰忧之,其实仇之。”
      比如,学生自己依靠着所学的白话文,就可以读懂文言,而且在读懂的时候,得到文化的享受并提升文言阅读能力。但我们不肯等待,我们要他们立即读懂,因而要他们先学许多语法理论、词解,等到他们读得懂时,意兴全无,而且时间都耗在文白翻译、字词解释和语法说明上面去了,而事实上,文言文学习的关键,就是大量阅读文言。学生可以似懂非懂,但是他自己在学,在揣摩,是大片大片地前进,蓬勃发展。
总之,教育和教学的大部分事情,都可以依靠学生自己来做,重要的是等待。
   为什么我们不能等待,是因为我们对人的知识的、品格的成长机制,即教育过程和教育动因,还缺少认识。这些成长的本质过程,都是自然和内在的,生命自成的。
      柳宗元的话很透辟:“故吾不害其长而已,非有能硕茂之也;不抑耗其实而已,非有能蚤而蕃之也。”把它折射到教育,这是我们认识教育过程和教育动因的关键,就是教育者者为儿童准备了学习的基本条件之后,只要不损害儿童的成长天性,不压抑和白白耗费儿童成长结果的一切,就谢天谢地了,就可以使之硕茂、又早又大地结果了,也就是说,儿童的成长,是生命的自成,外部只要做到不干扰就可以了。
认识到这一点,我们就可以纾缓地等待了。生本教育就是选择了等待。等待的意义是释放儿童的大自然规定的潜能。
     在短期应试的教育中,关注的是考点、知识点和完成的时间,但是,在依靠生命和自然的教育中,却注意人的整体发展,注意他们的生长点、思维点。为此,鼓励学生自己去从生活中学,在完整的、原汁原味的对象中学,例如,让学生去获得生活的原型,读原著,读完整的文章(而不是简单的琐碎词句、名人名言)。
      这会带来许多新的情况,特别是每个人都可能是不完善的,在这种不完善中,他们能学到东西吗?比如,有一节课“圆和直线的位置关系”。教师原来想的是这节课要完成某道较难的题目,为此做了若干小题的铺垫。如果铺垫下去,是可以步步完善的,但问题在于其中没有思想含量,学生对此并不感兴趣,而人的最高享受却是在思想深处获得的。教者另做的选择是只给圆和直线的位置关系的意象,一张图、或甚至只是一个碗和一个筷子,要学生自己去阐述圆和直线的几种关系,并自行描述。教师欢迎完善的和不完善的,粗糙的和细致的。一位学生说,圆和直线的是由很远到很近、到零距离,这个回答很粗糙,但它把人引进距离的领域,这就带动了许多同学蓬勃积极的思考。
     对于学习者的等待,直接指向管理的改革。人们说,依靠学生自己的学,在过程中会错误百出,这一点,现有的教学管理和学校管理是不能容忍的。现代管理需要细致、严格、讲时间,讲效率。这里,就有一个管理观的问题。上述的管理观固然现代,但可惜是企业的,而不完全是教育的。教育的管理,需要以生为本,以学生的需要为依归。所以,应当把静待花开作为一种指导思想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教育:素朴带来深刻
 
      我们依靠生命自然来开展教育。在我们的教育中,最大限度地依托自然。而越是自然的东西,就越是和我们在一起,越是深入到人的心灵、智慧和血脉之中,成为素质、素养,长期地,深刻地起作用。
      比如,我们会遇到规则、原则、以已有概念来描述的知识、方法,例如托物言志的写作方法等。这些方法原则有两个特征,一是最简单的,二是最深刻的。说简单,是说几句话就可以将它告诉孩子,说深刻,是说你说之不尽,需要在整个生活中去体验和体会。对于这样的具有广泛的覆盖性的原则或法则,我们强调不要从实践中游离出来说教。
在语言学习之中,孩子们要学的不是语言学,而是语言和语文本身,其途径是语言的、语文的实践。在其中,学生自己去内化语文的必要的知识——这些知识甚至可以永远不说出来,而如果需要,可以在任何时候说出来,但说出来后,则已经变成了个性的、个体的知识,而不是通用法则了,这就是道可道非常道。
     例如,如何使文字打动读者?一定有许多经验之谈,也一定有一些规律总结出来使人感到有所启发。但所有这些。都不能取代学习者自身海量的、原汁原味的语文实践活动所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(注意,不是做题目和读参考书)。因为,自然的获取,会带来深刻,也会给真正有用的原则获得检验的机会,并给它种下生命之根,使之在必要时油然而生,也使我们的教育,真正变得简单、深刻、动人。
在生本教育中,我们认识到,德行和智慧的生成来自生命和外部世界的和谐,是生命主要依靠自身的变化,它主要来自儿童的美好的学习生活,而不是来自外部世界作用、说教和规定。
     一位署名牧惠的教师告诉说,参加了“生本教育”通识培训后,他与其他教师一样踌躇满志,仿照着进行施教,但不久发现自己的课堂教学没有带给学生实质性的变化,这让他陷入困境。后来,他读到美国教师雷夫的话:“我必须痛苦地承认这个事实,班上很多孩子之所以守规矩,是因为他们害怕。”他茅塞顿开,一下子找到了实践“生本教育“的切入点:如何让孩子们不怕老师。
   他认为,过去,在短期内实现高效治理的手段只有一个,就是强行要求学生记住校规和班规,并对违反规定的行为进行不同程度的批评与惩罚,让学生最大限度地产生 “害怕”心理。这种强势治理下的“恐惧感”,是打在学生心上的一块深深的烙印,越是高年级的学生,问题越多,习惯越差,违反校规的频率更高。
   在生本教育的理念下,这位老师认为,“教育改革的突破口应该放在教师自身观念的转变上,我们要走下师道尊严的神坛,走进生命葱绿的草原,做一个生命的牧者。所以,我们的工作首先应该给孩子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生活环境——没有恐惧感的教室”。他们在一段时间里取消了班规。这位老师记录说:“在班级管理出现混乱的日子里,教师虽然饱受煎熬,但孩子们的天性却自然地流露了出来,他们贪玩,喜欢游戏,大声吵闹,不按规矩行事等等。但在这种无规矩的活动中,他们却令人惊讶地展现出了人性最美的一面——对弱者的同情与帮助,对优秀的赞誉与羡慕,而真正打架行为或偷窃行为大大减少,学生之间关系极为和睦。”
   
“学生的这种表现令我欣喜若狂,我不仅看到了他们外显的道德之美,也看到了他们内在的精神和人格之美,一切显得是那样自然合谐,没有一点儿雕琢的痕迹。而这一切都不是我苦苦说教的结果,这刚好印证了生本教育德育观的正确性,也告诉我学生们在这种原生态的环境中开始沐浴阳光,开始自然成长,开始美德滋生。”
     “在这不平凡的一个月里,在零距离与孩子的交往中,我的思想认识不自觉地得到了提升,我对孩子的了解更加接近自然,也更感受到得到孩子们喜爱与信任的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这个班后来发展得很好,重要的是,这位老师的实践和思考中,体验了生本教育的一个原理:素朴带来深刻。就这一认识来说,我们又进一步去除了板着脸孔的冗繁,进一步给了学生心灵和实践活动的空间。
      我们认为,宽厚是是教育应当拥有的纯正的品格。宽厚出现,教育迈向和谐,学校的天空就愈加明媚美好,学生就会更好地成长。在教育中不能冒犯的是人之本性,是人的成长的规律。生本教育强调在教育的体系中,学习者才是真正的主体,学习者的成长规律就是教育的基本规律。走向纯正,真正为了孩子,这是所有教育者和教育真理之间的通衢。
      教育不是靠各种各样的评论生活,教育靠实践生活。生本教育犹如和风,习习而温良,生本教育的实践也会有稚嫩,也会有缺点,但是它始终坚持一切为了学生,高度尊重学生,全面依靠学生的正道。在这里,学生和教师得到了真正的解放。

 (本文刊《人民教育》杂志,刊出时或有删节)


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李吉林老师事迹材料[ 12-05 ]
下一篇:教育,2012应该关注什么[ 12-05 ]